结婚生子苦打拼 仍然难成美国人 - 李竑采编 - 美国福建同乡会
返回列表 下一主题 上一主题 发帖

结婚生子苦打拼 仍然难成美国人

【侨报纽约网】

周泽浩(右一)与20年前“金色冒险号”上的偷渡者欢聚一堂【侨报纽约网】



  20年前,1993年6月,“金色冒险号”(Golden Venture)在纽约皇后区搁浅,震惊全美,成为华人偷渡历史上的重大事件。

  20年后,《侨报》几经辗转,找到当年的蛇头、人蛇、辩护律师、警探、记者等,从多角度为您独家再现当年惊心的一幕,揭示福州人偷渡美国的历史和方式的演变。

  系列报道推出后,引起强烈反响。许多读者纷纷致电或写信给《侨报》,有的诉说自己移民的经历,有的谈自己对偷渡和当前移民改革的看法。

  
让我们一起来听听大家的声音……【侨报纽约网】
【侨报纽约网】


 陈新  福州长乐人  “金色冒险号”人蛇 ——

  【侨报记者余小平纽约报道】“我们不是从几十尺的船舷跳入大海的,而是顺着船上抛下的缆绳滑下海水。当我滑下去的那一瞬间,挂在身上的塑料吹气救生圈被浪冲走,我绝望地被抛入大海。

  海水像冰刀一样割我,海面上浪涛如一座座山。我失去了救生圈,只好潜入海底向岸边爬行。好像过了100年那么漫长,终于,我的双手摸到了岸边的沙滩,双腿还在海水里,只差半步就要上岸了,但我早已尽疲力竭,恍惚之间好像看见同村的好友回过身来拉我,然后我就昏过去了。

  等我睁开眼睛醒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床上,一名黑人警察瞪着两眼在看我,‘New York?’我用仅会的英文问,‘Yes!New York’。警察的肯定我听懂了,这不是做梦,我真的到了美国纽约!我下意识地扭动身躯想坐起来,这才发现双手被一副冰冷的手铐铐在床头。”【侨报纽约网】


  “要么我死,要么我去美国”

  四年铁窗 无聊远比食物更可怕【侨报纽约网】


  来自福州长乐的陈新(化名),是“金色冒险号”上最年幼的偷渡者之一,那一年他刚满18岁。当时船上有十多名同龄人,只有一人被逮捕时还没有过生日,过堂后就以未成年人的身份送到当地居民家寄养,逃过了牢狱之灾。1993年6月8日的早晨,包括陈新在内的117名“金色冒险号”偷渡者被送往宾州的约克监狱。

  20年前的往事,对今天的陈新来说,记忆仍然像一块铁,他回忆:“当时我并不知道要去哪里,只记得上了巴士开了几个小时,把我们送到一个周围很绿很绿的地方,这就是后来关押了我四年的宾州监狱。我对美国最初的感受和认识,就是从这所监狱开始的。进监狱之后,我从同村好友口中得知,我的另一个好友在抢滩跳海后淹死了。我们三人同一年出生,在同一个村子里玩耍长大。”

  1992年7月16日,未满17岁的陈新离开长乐登上一艘老旧的破船,穿越印度洋准备偷渡美国。因为蛇头之间没有谈好价格,他们被滞留在肯尼亚的蒙巴萨。陈新当时打电话告诉父母,“要么我死,要么我去美国”,1993年4月2日,陈新和滞留在肯尼亚的百余名偷渡者登上来接应的“金色冒险号”直奔纽约。

  在宾州监狱里,他认识了担任翻译的华裔义工周泽浩,他们经常相互通信,还阅读周泽浩送给他的所有书籍。

  陈新的父亲曾经考取了清华大学,但因家里有亲戚在台湾等海外关系被拒于校园之外。陈新聪颖好学,似乎继承了父亲的天赋,没过多久,他就可以用英文和律师简单地沟通了。

  对于东方人来说,监狱里的食物实在太难吃,关押者在狱中可以选择的是方便面(泡面),这是监狱提供的唯一比较接近中国人口味的食物。“在关押的四年间,我至少吃了10000杯方便面,出狱时我曾发誓此生再也不吃方便面了。然而, 在漫长的牢狱生涯中,无聊比食物更可怕,因此我学习英文和折纸。”陈新说。【侨报纽约网】
>>明日关注:跳船都老虎 客家人忍到绿卡【侨报纽约网】
【侨报纽约网】
不曾返乡探亲 遗憾未送父亲最后一程【侨报纽约网】
廿年美国  成日本高级餐馆领班


  陈新很幸运,因为英籍律师Ann Carr是他的委托律师。四年间,Ann为他全力奔走、据理力争;同时,在约克大学任教的周泽浩和约克郡当地的社区组织,也给“金色冒险号”上的关押者最大的支持和关注。1997年2月,陈新和另外50多名偷渡者被保释,当他们走出囚禁四年的牢门时,迎接他们的是周泽浩教授、律师Ann、以及他们送上鲜花的当地居民。

  现在的陈新说一口流利英文,在费城郊区一家高级日本餐馆当领班,且是一个“超级碗”球赛的资深粉丝。他在故国生活了17年,在偷渡途中度过约一年,在美国生活了20年。在皇后区海滩上岸时他是个少年,现在已是一个38岁的丈夫和父亲,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都是美国公民。而他本人在保释后至今,仍然未获居住美国的合法身份。20年来,他不曾回乡探亲,因为出境后就再也进不来。让他感到最内疚的是,他父亲在2006年去世,作为父亲最疼爱的幺儿,他不能送父亲最后一程。

  “一闭眼便出现那一幕,好像自己曾经死过一回”

  从不后悔  全为家人生活得更好

  回忆20年前的“金色冒险号”,陈新还记得很多细节,他说:“偷渡来美途中,有一次在穿越大西洋时遇上风暴,我们的船差一点翻复,当时每个人都在尖叫和哭泣,几乎和死神擦肩而过。至今我一闭上眼睛便出现那一幕,好像自己曾经死过一回,这二十年来我尽量不去想它。我从不后悔来美国,我属于这个国家,属于我的妻子和孩子,现在我做的一切,都是为我的家人生活得更美好。”
【侨报纽约网】
       周泽浩---宾州约克学院教授、当年义务翻译

  当年偷渡者离开监狱时一无所有,现在则已先后成家立业,生意做得都不错。有人开大型餐馆,有人开杂货店,还有人开发廊或开计程车,他们在接受英媒采访时用流利英语侃侃而谈。

  这些人获保释后始终自强自立、立志绝不成为政府的负担。【左图:周泽浩教授手执保释出狱的偷渡者赠送给他的手工艺品】

【侨报纽约网】
自强自立 立志不成政府负担

  “《侨报》有关金色冒险号20周年专题报道很专业,很有价值,很感谢!”宾州约克学院华裔教授周泽浩一连用三个“很”字对《侨报》的专题报道给予高度肯定。

  当年曾为关押在约克监狱的偷渡者提供义务翻译和援助的周泽浩,对发生在20年前的抢滩事件存有一份特殊的记忆,近日他接受了包括《侨报》在内的多家中英文媒体的采访,并和当年在约克监狱获保释的几位偷渡者大团聚,“度过一个快乐时光”。

  周教授说,时值“金色冒险号”20周年之际,他应邀接受来自纽约布碌仑的英文媒体“故事团(StoryCorps)”的访问,应记者要求,他联络另外几位当年的人蛇参与访谈。“虽然好几年没见面,但在电话中我刚说一句‘哈罗’,对方一下子就听出来我的声音了”,他开心地说。几个人约好地点和时间,见面后欣喜之余不免感慨万千,“不过我们都不是会流泪的人”。

  周教授说,当年偷渡者离开监狱时一无所有,现在则已先后成家立业,生意做得都不错。有人开大型餐馆,有人开杂货店,还有人开发廊或开计程车,他们在接受英媒采访时用流利英语侃侃而谈。周泽浩回忆,当年少数当地居民不理解他们,他们表示“社区不需要更多吃政府救济的罪犯”。事实上,这些人获保释后始终自强自立、励志绝不成为政府的负担。有一位陈姓人士甚至还说,中国人有骨气,生了病自己买药吃,绝不用政府的医疗保险福利。

  周教授说,圣经里说“有播种的时候,就有收获的时候”,聚会那天他感受到一种收获的喜悦。看到他们事业有成、家庭美满、孩子健康成长,生命的意义在于给予,他为自己人生有这样一段经历感到骄傲。“至今,我平生有最开心的三天,一是在中国考取大学的那一天,二是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的那一天,另外就是和他们团聚的那一天。“周教授说着又忍不住笑了、笑得很灿烂。

  “不知有汉,何论魏晋”,周泽浩是个懂得尊重历史、反思历史的人,他认为美国政府目前尚未完全解决“金色冒险号”的历史问题,在他的周围,有一位当年的人蛇和美国公民的太太结婚后顺利获得绿卡,目前夫妇俩养育了三个儿女;而另一位也和美国公民的太太结婚,并养育两个孩子,但是他至今还没有合法身份。他认为有关部门应在移民改革年里面对现实,妥善处理这个历史遗留问题。

  《侨报》记者在采访之后向周教授致谢,儒雅的周泽浩表示,“我也是趁此机会梳理一下历史的记忆,谢谢《侨报》给我这个机会”。【侨报纽约网】
>>明日关注:跳船都老虎 客家人忍到绿卡【侨报纽约网】

陈新狱中写给周泽浩的信【侨报纽约网】
【侨报纽约网】
August 16, 1993【侨报纽约网】
      周大哥: 这几天我们这里从早到晚什么传言都有,听说我们的官司最近在法庭都是输, 所以大家的心情都不好,现在说什么安慰话都没用,我了解他们,毕竟我是身在其中。【侨报纽约网】
September 8, 1993【侨报纽约网】
      已经是深更半夜了,还有人实在控制不住,大叫大喊地发泄一通,因为心里实在很难受……。我向大家转告您的来信时,他们都很高兴。【(陈新在狱中写给周泽浩的信件。 印桂平摄)】【侨报纽约网】
September 10, 1993
      我们一直希望有机会向帮助我们的各界人士表达谢意,但始终与外界无法联系,没有途径转达大家的心声。借此信我代表所有的同胞向您表示衷心的感谢,也请您帮我们向外界转达我们的谢意。【侨报纽约网】
September 30, 1993
      周大哥:目前外界情况如何?我的上诉案进展怎么样了?是否有希望?在这里真是度日如年啊

October 18, 1993
      我们这些人算是幸运的。有那么多律师和各界人士关心我们。和我同一房间的9-B, 就是送“自由鸟”的那个人,他可以说和我一样幸运,碰上了一个好律师,他的律师经常来探望他,并且每次来都送他一些钱,这对我们来说,这实在是太幸运了。【右图:陈新在狱中写给周泽浩的信件。 (印桂平摄)】

   我们这些人是否有希望很快出去?都关了四个月……,很多人都抱着“没希望”的心情。

November 8, 1993
      现在这里面每个人都非常消极,不过我仍然抱有信心, 我相信我一定会在美国留下来,不管怎么样。

   这两天大家组织了一个篮球队,天天打球。我脚上的疱都打出来了。不过这样时间才过得快一点、心里好过一点。

Nov. 23, 1993
      周大哥: 今天我收到您托Rom 牧师寄给我的球鞋,我不知该怎样来表达我的心情。只能再次向您及您的家人,以及律师等人说一声谢谢了。【侨报纽约网】

      明天就是“感恩节”了,在此我祝您一家节日快乐。Please remember me to Ann Carr. Thank you!(周泽浩注:Ann Carr是他的律师, 他已能用英语表达了)

December 10, 1993
      听说我们所有人都有重新上庭的可能,但不知是否属实。这几天里面议论纷纷,什么消息传言都有,实在没办法平静。祝福您全家Merry Christmas!

March 8, 1994
      周大哥:我收到一张钱单,20元美金,寄钱人的名字是Tom Donnelly,但没有任何信件。我想大概是您寄来的吧。 (周泽浩注:不是我,应该是一位匿名好心人寄的)

March 17, 1994
      再一次谢谢您了!我也代大家谢谢“金色展望”的全体好心人。【侨报纽约网】
李兆银,连江人,美国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,<中华娇子>杂志社美国办事处主任,本网总编。
zhaoyinli63@gmail.com

返回列表 下一主题 上一主题

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美国福建同乡会 © 2006-2012 usfujian.Com Powered by Discuz!7.2
互联网信息备案编号: